【千百】Till Death Do Us Part

一句话简介:百要和别人结婚了。

不是阳间东西,不知道预警什麽,总之阅读责任请自负。感谢阅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𝒯𝒾𝓁𝓁 𝒟𝑒𝒶𝓉𝒽 𝒟𝑜 𝒰𝓈 𝒫𝒶𝓇𝓉

阳光明媚,这是个温暖和煦的晴天。能让折笠千斗以外的大多数人,都如沐春风的大晴天。

翠绿的草坪上铺着蜿蜒延伸的红绒毯。如同渗着鲜血,暗沉深赤的红。四处散落露珠尚未干透的玫瑰花瓣,是一片鲜艳欲滴的殷红。

让千想起百爱涂的红色指甲油。那抹浓郁的胭脂色,在阳光下映出绮丽的光泽。嫣红跃然于指尖,迷人的红色。如此耀目,多么刺眼的红。

但春原百瀬今天没涂指甲油。也没有戴他们的对戒。因此千也没有戴,左手中指空空如也,感觉有点奇怪。平常近在身边的事物,突然消失时实在难以习惯。

今天的百指尖素净,身穿一袭纯白西服。正站在远离千的地方,一手举着香槟杯,一手挽着他的新娘,和身边的宾客交谈。

彷佛感受到熟悉的视线,百突然回头,望向了这边。

玫红双目猛然闯进灰蓝的眼瞳。

百露出灿烂的笑容,对着千举起了手中酒杯。

千也举杯,朝他最珍视的搭档微微一笑。

有时候折笠千斗会想,他和春原百瀬或许从一开始便不属于同一个世界。

生活习惯、性格喜好、价值观乃至人生哲学,若要一一数来,两人几乎没有相同之处。命运开玩笑般操纵他们的人生,是一场无人盼望的意外,让他们余生纠缠在一起。

本是不应相交的两道平行线,机缘巧合做了同一个梦。两段人生变得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看似再也无法分割。但梦忽然就醒了。

原来,觉得他们早已融为一体、密不可分,共享所有情感、爱所有形态的,似乎只有千一个。

折笠千斗确实不太懂什么是爱。

他与家人从来不算亲近,朋友也寥寥无几。恋爱之于他更是如同免费纸巾,唾手可得、无足轻重。人生中第一次理解何为幸福,第一次彷佛摸清了暧昧不明的“爱”的实体,便是他在那间闹鬼的小破公寓里,和百相依为命之时。

百身兼数职,终日疲于奔命,他们也没钱买什么好食材,只能在公园里捞杂鱼摘蒲公英。忙碌的工作和营养不良让百消瘦许多,但每当千搂住那单薄的肩膀,胸腔中剧烈的悸动似乎不只是心疼。

后来他们又经历了许多。百和他的关系,比朋友亲密,比恋人纯粹,比家人炽盛。于是千把他拥抱百时感受到的,从身体深处涌出、让灵魂战栗的那股温热,抛却世间惯用的标签,笼统地称呼为“爱”。

折笠千斗自认为学会了爱。无数个日夜,在演唱会的舞台上,在两人促膝而谈时,他或直白或含蓄地向百说着“爱”。太露骨的话他说不出口,于是他说,

“和百在一起很快乐,一直以来都谢谢你。”
“如果没有百,也不会有站在这里的我。”

他说,“我和百会堕入爱河是必然的”,又说,“夫妻梗和恩爱梗,我都当真,而且很开心”。

每一次百都笑着回应,反反复复地说“我也爱你”。

是的,百当然爱他。理所当然,他们深深相爱。

千把一颗无限大的爱心推到百面前。这颗心里糅合了所有的爱。不是家族亲朋或情侣之间的爱,“爱”是折笠千斗对春原百瀬的一切情感。

百也把一颗无限大的爱心推到千面前。这颗心里也有各式各样的感情,只是似乎缺了一抹色彩。

他愣愣地看着千,神情有些许无助,手中捧住一颗小小的红心。

模糊视线的雾霭退去,千看清了,那是名为“恋”的爱情。

“……抱歉,千。这个,我给不了你……”

梦中的百一脸为难。

他们早已过了靠青春吃饭的年龄。即使进入转型期,Re:vale的事业仍然蒸蒸日上,他们是当之无愧的顶级艺人。千想,一切都多亏了百在他身边。

千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,只是潜意识中便一直认为,自己和百这辈子就是这样了。永远是对方最亲密的搭档,永远是对方无条件的第一位。他们两人的世界没有容纳旁人的空间。如此到了同龄的艺人朋友们也都谈婚论嫁的年纪,千也没有动过结婚的念头。该说他连想都没想过要恋爱结婚,或许旁人到这年纪仍然独身会感觉孤寡,但他有百在身边。

他以为百也是一样的想法。

于是那日,当百在副驾驶座上,神情凝重忐忑,说有要事想和千倾谈,千心中咯噔一下,心想百难道打算拆夥,该不会确诊了绝症?但都没想到,百会微红着脸,说他有了交往对象。

“……有了什么?”

“那个、交往的对象……。就是,我谈恋爱了,的意思……。”

百看起来有点紧张,视线乱飘,手指悄悄绞住衣角。千愣住了,静静地看着百,久久不发一言。百似乎对他的反应有些不解。

千也不解。他是真的感到困惑。

百谈恋爱了。为什么百会谈恋爱?他有喜欢的人吗?所以,以后自己就不是百最重要的人了?不对,他们是搭档,这和百谈不谈恋爱理应没关系。百谈恋爱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

好像也没有太大关系。

但是百这般慎重地告知他,他也确实作出不什自然的反应,搞得好像百的恋爱会很影响他们两个一样。

很奇怪。千觉得百很奇怪,当然最奇怪的是他自己。他也搞不清在想什么的自己。

一阵沉默过后,千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好啊。百,恭喜你。”

百立即松了一口气。千暗自觉得好笑,怎么搞得像是他会要求百不许恋爱的样子。

“嗯,……千,谢谢你。”

千淡淡地微笑,不再多话。百望着他,半晌又再开口。

“你不问我细节吗?”

“我没什么好问的吧。如果百有想告诉我的详情,你说什么,我就听。”

百迟疑了瞬间,挑着重点和他说起自己的感情状况。对象是什么人,他们如何结识,又是怎么走到交往这一步。除了最后一点,都是千已经知道的事。百的事情他大多都知道,但就是偶尔会忽略一些关键。

千恍惚地想,如果他再早一些发现百最近总是提起那个人,他是不是能抢在他们交往之前,就告诉百——

告诉百什么?

千也不知道。

后来千好像知道了,他大概搞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。他还是没搞懂恋和爱,但他付出代价,明白了自己只是想要百。

都说逃避虽然可耻却很有用,千从来不介意承认,他在某些方面是个挺喜欢逃避的人。每当夜深人静,不堪回首的记忆闪过脑海,他总是会努力催眠自己,他已经忘记那个混乱的夜晚了。不如说,他试图让自己认为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,虽然这样很幼稚。但反正只是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删除那段记忆,应该无所谓吧。

某种意义上千认为百是受害者,但百似乎认为事情变成这样是自己的错。百总是喜欢把责任都揽在身上。或许百只是不希望千有任何负担,但千希望百比起他,能更把自己的心情当一回事。

千偶尔会做一个噩梦。那日的事情后他反复做着几种噩梦,这是其中一种。梦里百说他果然还是很生气,不想再理千了,要就此和他绝交。解散。

不过现实中,两人都不曾重提那日的事。彷佛千的愿望成真,那段回忆真的从世上消失了。

他们都很成熟地对应了那天的“事件”,幸好如此,两人的关系至今都没有破裂。

还是原来的好搭档,还是对方生命中无可替代的第一位。至少表面上看来如此。

但千知道自己其实永远无法忘记。

他要怎样忘记百柔软的唇,那枚带着酒气的吻。

其实千真的挺后悔。他实在不该借着酒意,冲动之下亲吻了百。

实在是酒精误事。就让他找个借口吧,他不想承认是自己对百无处安放的爱误了事。

吻上百的瞬间,千自己是最愕然的。他好像一下子搞清楚了自己的想法,但又好像没完全搞懂。不论如何,百是明显没搞懂他在干什么。

百吓了一大跳,条件反射般推开他,脸上的神情有一瞬空白,然后便是慌张尴尬。他眨了眨那双玫红的眼,微醺的瞳眸氤氲潮润。

“……哈哈,千,你喝太多了吧!小百都快要当别人的达令了,你别开这种玩笑啦。”

“达令”,他已经很久没从百口中听到这个称呼了。自从百有了交往对象,他们就不怎么玩夫妇漫才的梗。所以说,百和别人谈恋爱,果然还是会影响他们的关系嘛。千这么想过好几次,每次这念头浮现心中都不是滋味。能够理解。身为搭档,他也知道自己对百着实很有占有欲。

但那一刻他好像有了不同的体会。那么强烈近乎偏执的占有欲,似乎和这个莽撞的吻有相同的原动力。

“不是开玩笑。”

够了,别再说了。

心中拉响了警报,尖锐的鸣笛声刺痛大脑。理智慌忙要阻止自己,但迟缓的反应来不及封闭喉咙。呼吸逐渐急促,颤抖的唇间话语冲口而出。

“不是开玩笑。百,我是认真的。”

酒精误事。该死。该死。虽然他根本没喝那么多,但绝对是酒意让人口无遮拦。话音一落千就开始后悔。时至今日他还在后悔。

百一脸彷徨,千自己也愣住了。一时之间,两人都默不作声。百不可置信地望着千,似乎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。

然后百开了口。他露出像要落泪的表情,沙哑的嗓音不断向千说着“对不起”。

“对不起,千,对不起。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吗?我一直没有发现你的心情,真的很抱歉。是我让你伤心了吧,千,对不起。”

听得千都快不认识这三个字了。他默默坐着,甚至有些漠然地想,真不知道百为什么在道歉。

该道歉的,明明是他吧。

百根本没有做错事。他从来没做过任何惹人误会的事。是千擅自把自己一切的爱都给了百,还在交出去后才发现自己的爱包含了什么感情。真是个迟钝的大混蛋。错的明明是自己,百为什么要道歉,为什么为这些事伤心?

千恍然大悟,或许他和百确实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那种因为他人的痛苦而感到悲恸的神奇能力,叫做共情。百很擅长共情,千并不。一直以来,千只是学着理解。他慢慢变得能对伤心的人温柔以待,但他确实没法那么真情实感地与他人感同身受。这很冷漠吗?像志津雄先生所说的那样,他不是个好人,永远只能努力着尝试当个好人吗?

他不是什么好人,所以才让百这么伤心吧。

千不太记得百后来还说了什么。或许他自己也说了什么,又好像没有。要是他努力回忆,大概还能想起那晚的事;但他的努力都花在了遗忘。

百红着眼睛离开了,尽管那时已是凌晨两点。千整晚没能合眼,那一夜他躺在沙发上想了很多。

春原百瀬毫无疑问爱着折笠千斗。百甚至能为他付出性命,但他仍是抗拒和他亲吻。百会和不是他的人恋爱结婚。是爱,但与恋爱无关。百想永远当他的最佳搭档,但也只想当不越界的搭档。

那自己呢?千迷茫地想,那他希望自己是百的什么?

难道他不满足于两人现在的关系吗?但是他们应当足够亲密了。他们之间的爱足够深刻。大家都说Re:vale的关系好比恩爱夫妻。千见过不少失败婚姻,其实他觉得自己和百的关系比很多夫妻更好。

所以他们的感情和世间爱侣有什么分别呢?

他想起刚才那个让人后悔不已的吻。

千真的很困惑。

……难道是会不会接吻,和做比那更亲密之事的区别?

他盯着天花板发呆,觉得自己不该再胡思乱想,不然便只能得出如此荒唐的结论。

他不想百和别人谈恋爱——是的,现在他承认了,他确实不想百和别人在一起——难道只是因为,他希望和百睡觉的人是自己?

千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他从来都不懂恋爱。

这个问题也不需要回答。毕竟百不久后就要和别人结婚了。

彻夜未眠的千在早上七点多按响了百家的门铃。他花了五个小时思考他们的关系和Re:vale的未来,得出他必须做些什么来挽回百的结论。虽然可能没有他“挽回”的必要。百只是不断道歉,根本没向他说任何重话。没提到绝交,没说过解散。时至今日也只有死亡能拆散他们了。千只是不曾想过,他们在一起也可以貌合神离。

在按下门铃的瞬间千才开始想,要是百不给他开门怎么办。虽然他们不会分开,但百短期内可能都不愿见他。但铃声已然响起,现在要反悔也来不及。

幸好门在他眼前打开了。

百还穿着离开千家时那身衣服。柔软的短发乱糟糟地翘起,微红的眼眶下一片乌青。他凝望着千,开口时声音沙哑得揪心,

“千,还好吗?你黑眼圈好重。”

百不也是吗。但千没有把话说出口。

他花了三秒酝酿淡定的表情,心中从没如此庆幸,自己拥有此等精湛的演技。

“嗯。百,昨晚的事情,对不起。”

百愣住了,似乎没想到千会开门见山便直入正题。

“……呃、不,那个……”

他抿紧了唇,指尖局促地揉了揉衣角。然后深吸一口气,像是下定了决心。百抬眼直直望着千,酸楚的眼神隐约透出一丝决绝,

“千,……无论出于什么原因,如果你不想我和别人一起,……我可以去跟她说——”

“不。百,我过来是想说,”

千立刻打断了百。尽管他有点在意,百是打算“跟她说”什么。但直觉告诉他绝不能让百把话说完。不然就真的无法挽回了。

“抱歉。昨晚的事是我不好。我喝太多了,说出口的话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千鼓起毕生的勇气缓缓说着,睡眠不足的大脑挣扎着组织言辞。他用一整晚的时间打了无数腹稿,但此刻望着百的眼睛竟回想不起任何。

“我觉得有必要和百说清楚。因为,你也知道……我从来没有过正常的恋爱关系,”

——什么才算“正常”,千其实毫无概念,但总之这样说听起来挺符合普世价值。

“搞得我想岔了。因为太喜欢百,所以一想到你要结婚,就很不习惯。……怕你以后会没那么重视我。所以我误把对百的喜欢,当成了,……那种意义的喜欢。加上发酒疯,才对百做了奇怪的事。我不是认真的,对不起,”

——其他部分难以评价,至少“对不起”三个字千说得无比真诚。

“真的是喝醉了,和最近拍戏有些压力,胡思乱想太多,才会那样乱来。冷静下来想想就明白了,我并没有想要亲吻百,”

——他确实没有想,他只是直接做了。

“当然也没想过要和百交往,”

——……这是谎言吗?千也不知道。大概是真的不曾想过吧,毕竟他们的关系本就比许多情人更紧密。他们可是Re:vale,无与伦比的羁绊凌驾于一切。

“如果百结了婚,今后百最亲密、最重视的人,除我以外还有别个,…那也不是不能接受。”

——哦,这句是一个谎言。

千想永远当百最特别的第一位,绝不想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旁人。至于这是否等同想当百的伴侣,他实在答不上来。

他对百大概,确实不是世俗意义上的,免费纸巾那种恋爱的喜欢。那他对百莫大的爱意又该如何定义分类?世间现存对“爱”的理解,真的能言喻他们的感情吗?

这将永远是一个无解的问题。这不是一道思考就能得出结论的考题,何况千已经决定放弃思考了。

由它去吧,反正千不需要一个定义来框限他对百的爱。

“总之,我是真的很抱歉。百,对不起。我希望你不会为昨晚的事情生气。”

千一脸云淡风轻地总结陈词,用毕生的演技饰演把醉酒的自己当作小丑的理智成年人。

百默默听完了千的话。他深呼吸好几下,终于如释重负般再次露出笑容。千想,百果然还是最适合笑脸。

说起来,他以前曾暗自发誓不会再让百为他哭泣。不过不是很成功,毕竟他不怎么会说话,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偶有失言,百又是个爱哭鬼。

“这、这样啊,……哈哈,千,你昨晚真的吓到我了!我当然不生气。无论如何,我永远不会对千有过不去的怨艾。但以后不能这样了,小百我们都已经是大叔的年纪,像昨天那样喝到昏天黑地实在太放肆了啦!”

……太好了,百接受了他的解释。至少表面上完全没有质疑。毕竟是百这样的人精,就算心里有别的想法,也会给千这个台阶下吧。

当然,也因为他们确实非常需要这个台阶,千和百自己都是。

千觉得,自己实在比世间数不胜数的,在告白失败后和对方形同陌路的前友人幸运多了。虽然严格来说他根本没有“告白”。

他又不是那种,“如果我不是你的唯一,我宁愿什么也不是”的偏激青年。无论如何他只想永远有百在身边,这个愿望他知道肯定能够实现。

“嗯。我已经彻底酒醒了。现在想起昨晚的事情,简直有点想死。”

“不行!千,不要死,不要丢下小百一个人!我们还要当一辈子的搭档啊!”

千失笑,“就算没有我,百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啊。不过,我永远不会丢下你……咦,糟糕。我是不是认真回应了一个该接上吐槽的梗……?”

“哈哈哈!按理来说是该吐槽……但我喜欢千的认真回应!我也绝对不会丢下千一个人。我们两个,永远都是Re:vale。”

百笑着挽起千的手,弯弯的眉眼让千看不清他眼底的感情。

“嗯,谢谢你,百。那么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千,你不留下来休息一会儿吗?你看起来真的很累了……”

“不,不用——呃!”

想转身离去的千刚抬起腿,就摇摇欲坠打了个趔趄。他低呼一声,听见百比他更慌张的悲鸣。

“哇啊!千,你没事吧!”

可靠的臂膀立即扶稳了他。堆积整夜的疲劳一下子从体内喷涌出,千像是突然崩坍的高塔,脱力般倒在百身上。

“……唔,好像不是没事的样子……”

千缓慢地眨了眨眼,眼皮便沉重得再也抬不起来。半梦半醒间,他听见百无奈的笑声,感到自己伏上了温暖的脊背。百稳当的脚步令人安心得几欲流泪,千无意识地搂紧了百的脖颈。

他多么希望能被百就这样背着走一辈子,现实中走往卧室的几步路却只是一刹那。

百动作轻柔地把他放上松软的床,在他耳边低声道了晚安。现在明明是太阳刚挂上天幕的早晨,幸好两人今天都是休息日。是了,他们本来打算趁这天假期一起在千家里看电影,所以昨夜才会共享晚餐,一起喝酒聊到了凌晨。

不过看一部电影也花不了多少时间。等下午他们都睡醒了,再在百家一起看也不迟。

婚礼一切顺利,宾主尽欢而散。接近深夜,千终于回到了家。

前几天百带着几个大纸箱过来收拾了他的东西,现在家中似乎有些空落。或许得购置些新家具了,反正百新婚燕尔,最近他大概会有很多得独自度过的空闲时间。

洗漱过后,千仍然没多少睡意。明明今天起得还算早,他现在却格外精神。宴席间也喝了不少酒,但他又想小酌一杯了。虽然千还不打算睡觉,但他不想让脑袋太过清醒。他会忍不住想,百现在在干什么?是不是正和伴侣相拥而眠?

新月被云雾笼罩,黯淡的银光渗过窗倾洒在脚边。千坐在沙发上,那枚错误的吻落下的位置。他轻抿一口红酒,杯中酒水回荡,泛起一阵殷红的涟漪。

红色,迷人的红色。如此耀目,多么刺眼的红。

2 个赞